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五仙门

第五百九十九章 流云散

五仙门 看得两叁言 5891 2021-09-26 15:43

  

  宫元台手中解毒丹顺势一收,这时李言也是用不着了,哪里还用做得人情。

另一只手在腰间一拍,一枚足有婴孩拳头大小的黑色丹丸就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宫元台脸色凝重中,口中低喝一声“李师弟,小心了,若感不妥,且不可力抗!”

老君峰弟子擅长炼丹制药,通常毒之一道都在草木丹药之上。

宫元台伸出一根手指,轻轻一点面前黑色丹丸,黑色丹丸在空中滴溜溜一个旋转,刹那间方圆十丈变成了一小片暗无天日的独立空间。

李言只觉得眼前一花,他已然身处在了一座城池之中,城墙黑色如铁,天空也是有些阴暗,他此刻正站立在一条街道之上。

这条街道给李言的感觉是特别的熟悉,竟然是他从小长大的大山脚下李家村中大路。

只是这自己家乡的山村怎么会到了一座城池之中,且变为了一条街道。

望着街道上人来人往,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李言刹那间不知身在何处。

“国新叔、三胖姐、李山、李玉”,还有“三哥、爹?”

这些人都在对他微笑,冲他招手,话语纷纷入耳,可李言一时间又听不清他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在有那么一瞬间,李言感觉自己有些神情恍惚了,但就在此刻,他只觉得胸口和小腹处有一股吸引力量生出。

然后眼前的所有景物人变的有些飘渺虚幻起来,村庄和街道在眼前被拉长扭曲,仿佛要吸入他的身体中一般。

那些亲人的话语一下消失无踪,一张张面孔随着周围景物一同扭曲变形,在眼前不断变化,甚至是交织在一起,变得让他无法认出,。

“幻毒!”

李言立即反映了过来,不由也是吓出一身冷汗,而这时他已感到一股劲风扫向自己的后脑。

李言则是轻哼一声,脚下一划,人已诡异的从原地消失不见,宫元台手掌中灵力闪耀,一掌拍落在了李言刚才站立的地方。

然后就是一脸错愕的抬起头,额头上冒出一层细密汗珠来,身后李言正冷冷盯着他,同样抬一只手掌,手掌上黑芒涌动,如同一条吐芯长蛇,距离宫元台后脑只有数寸。

“你是怎么发现的?”

宫元台不能置信的问道,他没想到明明看到李言已有了神情呆滞的表情,他就立即出手了,可是对方只是瞬间就清醒了过来,这太不符合常理揣测了。

“宫师兄的幻毒可是比我之前使用的幻毒高出百倍,我的幻毒最多让对手神智有些模糊,幻得幻失罢了。

可是宫师兄已能将一座城池幻境融合到了一枚小小的丹丸之中,且已能让对手中招后,自己幻想中在这座空城中生出最熟悉的情景,并将其填在其中,这一切果真高明!”

李言脸色看似平静的说道,若不是“支离毒身”高于对方幻毒,立即将其唤醒,他差点就着了宫元台的道。

其实他心中已是有些阴沉,对方如果幻毒再高明一些,甚至可以从中看破自己的弱点,还有自己的许多秘密,这一切想起来就让人寒意透骨。

“宫师兄的‘天宫黑城’也被破了,这位李师弟莫非修炼了佛家“通天法目”或道家的“印天眼”不成,否则如何能设伏反制了宫师兄!”

后方那些了解宫元台的魍魉宗弟子,一时间对李言的修为更加看不透,甚至以为李言早就看透了宫元台的手段,甚至以此为陷阱。

而其他修士虽然不知道宫元台那枚黑色丹丸究竟蕴含着何种剧毒,可亲眼看到李言当时呆滞的表情时,知道应该中毒了,只是结果却又是大大出人意料。

“这位李言道友毒术手段应是更高一筹才是,他到目前为止,可都是只守未攻的,接连二三破了宫元台的所有攻击。”已有人低声评论道。

“这个是自然,自古以来,无论什么样的斗法,守是最难的。”

而就在众人议论声中,场中的宫元台也是收起了脸上的错愕,慢慢恢复了平静。

毒斗向来只看结果,不能追问对方如何破解的,刚才他也只是吃惊之下,下意识问出的。

“刚才到是师兄着相了,李师弟根本不受‘天宫黑城’的影响,却也不要用这般理由来安慰我的,你解了便是解了。”

说罢,他缓缓站直身形,根本不顾忌身后李言是否会继续出手。

就见他大袖一挥,半空中还兀自在滴溜溜旋转的黑色丹丸,以及周边的惨碧色气雾片刻间已是消失无影。

李言见状也是后退一步,收起了手掌,他的表情无喜无悲,让人看不出有什么心思。

宫元台这才转过身来,对着李言施了一礼“李师弟,接下来我这一方不用再比了,你赢了。”

宫元台此言一出,除了李言外,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是一片哗然,他身后的几名魍魉宗修士忍不住出口说道。

“宫师兄,刚才是你出手,你还未接李师弟的手段,想来破除也是不难的。”在他们心中觉得李言解毒固然厉害,却也未必有降人的手段。

“李道友之前一手‘流沙术’中已将施毒手段用的出神入化,宫道友刚才也只攻未守,想来接下来的毒斗结果也未可知的。”

那些看热闹的更是想进一步看看李言毒术。

听着周围的话,宫元台则是摆了摆手。

“刚才李师弟根本未受我二种毒任何影响,尤其是第二次,虽然我们说好的是毒斗,但却并非真的就是你攻我守,我守你攻,在我要擒住他时,他反制于我,我已是输了。”

虽然宫元台心中也觉得自己未必真的会输,他手中还有二种更厉害的毒术未敢施展,只是那二种毒根本不适合同门之间毒斗。

一旦施展起来,他自己都是无法控制的,一个不好,不但李言会死,可能在场不少修士都会死伤一片。

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愿落人口舌,尤其在他心中,李言是早就破了“天空黑城”幻境的,人家都乘机设好陷阱等自己了,他也是有尊严的。

同时,他对李言也是忌惮了许多,若是再换李言进攻,他心中对是否能接住李言接下来的毒术,同样是毫无把握了。

若说第一次李言轻松破了他的“飘渺碧气”,本身就未受一丝影响的样子,已让宫元台心生谨慎。

第二次李言不着痕迹的布下反杀之招,更是让宫元台对李言已是心生芥蒂,多了许多顾虑。

尤其是李言最后如何到的自己身后,宫元台到现在都还未想清,也不知是自己吃惊之下未反应过来,还是对方所修炼的身法真的厉害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让自己毫无回旋时间。

他又哪里知道,俩人之间刚才那一点点距离,对于李言来说,他已是极大程度的克制了“凤冲天”身法速度。

李言在清醒的瞬间,甚至可以直接到宫元台身后杀了他,然后再回到原地,自信不会被这里任何人发觉。

本欲真的出手试试宫元台的李言,听了他的话后,平静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微笑,不管真假,他知道上方都有几股神识在看着他们,现在达到目的就行了。

“侥幸罢了,多谢宫师兄承让。”

随即李言环顾余下修士“言乃奉令而来,如果还有那位青十六队的道友想切磋一二,在下自也是乐意奉陪的。

只是在下已是连番比斗,有些疲劳,若是没能控制住力道,到时还望见凉才是。”

李言此话一出,除了站在院墙处看热闹的修士发出一阵阵轻笑声,院中青十六队的不少人都是脸色变的难看起来。

李言这话中含义谁都明白,那就是他不想再这么比斗下去,如果有人继续挑衅,他出手就会不留情了。

不过如果换成李言的角度想想也是,像这种不伤人性命的比斗,真的是有不少人还想上来一试的,在他们想来,说不定李言某一次斗法中,真的就败在他们的手下了呢。

李言话音刚落,布罗的声音就想了起来。

“都比到这种程度了,不比了不比了,如果有人再想找李道友比试,刚才我和乔白夜可都是认输的。

那么就是说明有人觉得比我二人强上许多的,不如先与我和乔白夜打上一场再说。”

他这话一说,不少人都在心里翻起了白眼“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人物了。”

不过想到布罗那些令人头皮发麻的法宝,和一些知道布罗来历的人,也就索性闭了口。

“你是你,他们找李道友比试,关我什么事?”乔白夜则是脸色变的越发难看。

他话虽如此,可却是眼睛扫向身后众人,布罗的话多少也是戳中了他的心思,他不能比,自然也不再想让别人再与李言交手。

宫元台也是看向自己一拨人,再次摆了摆手“就这样吧,不必再斗了。”

他也是老于事故之人,上方派李言来,能让他们这样比斗一番,已是很大情面了,如果还要车轮战,估计自己等人就没什么好下场了。

李言可以随意再安排到另外一队,他们这些不服从命令之人,定然会被送到战场最危险的地方。

宫元台的师尊虽然也是老君峰一名长老,但和魏重然身份比起来,那可是大大的不如,何况李言上方还有魍魉宗为数不多的一名元婴老祖呢。

修仙者等级森严,他能在规矩能略有挑衅,已是冒了极大的风险了。

二拨人中,有一小部分人自始至终都未怎么开口,那些人基本都是散修,比宫元台他们更不知要精明多少,一直处于看戏状态。

又过了一会后,终是再无人站出,这样基本已是默认了下来。

李言见状,对着院墙处的修士一抱拳“各位道友,请便吧!队中还有事情要询,恕不远送!”

院墙处那些修士也都是哈哈一笑,纷纷腾空离去,始终盘桓在上空的数道神识也是一瞬间消失无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