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五仙门

第六百二十八章 第二种计划

五仙门 看得两叁言 6084 2021-10-26 08:38

  

  李言心念极速转动,只是片刻他就想清了不少事情,不由觉得后背发凉,李言连忙运转灵力强制的将冷汗压下。

此刻,他可不敢表现出来太多的异样,那名元婴老怪就是杀机已动,自己稍有令其不满的举动,对方一念之间就会让自己灰飞烟灭。

但若让他就这样过去,李言当然也是心生怨恨的,就是推着自己上断头台

暗中若再有元婴老怪跟随,好在第一时间激发那件法宝,到时自己等人想再拖延时间,伺机逃跑的可能性都在对方一念之间。

去了就是死,不去也是死,一时间李言沉默下去,可偏偏就是毫无办法,他又不能传音给魏重然。

想来就是传音给魏重然,以李言的法力,说的话肯定会被对方听去的,无疑是加速自己的死亡速度罢了。

眼见李言随着自己的回答后,就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魏重然最后叹了一口气,就打算拿出万里传音符联系自己的师尊了。

这种抗令之事,他也是承担不下的,必须第一时间找到师尊,说明情况,让自己师尊好择机处理。

而就在他手刚一抬起起时,一直低头沉思的李言忽然抬起头来。

“师尊,此事其实倒也不是不可为的?”

就在刚才,随着魏重然的叹息,李言丹田内的火系灵力突突的急跳了几下,随之李言感觉有一双冷漠无情的眼睛锁在了他的身上。

他情知不妙,只要师尊下一刻有什么不好的动作,自己就会迎来灭顶之灾。

他不顾一切,急忙开口,但表面上却是一幅沉思后,似有所想的表情,并没有露出任何异常。

如果让对方知道自己已能感应到他的杀机,哪怕就是自己答应下来这次任务,那么他也会在一个“适当的时机”中殒落的。

境界再高的修士,都不会给自己留下一名敌人的,哪怕是最弱小的敌人,若是给了其日后成长起来机会,最后就会给自己带来无边的麻烦。

这个道理李言都懂,何况那名元婴老怪。

何况尤其像是李言这种身后有大势力,本身潜力不可估量的优秀后辈。

“哦,你觉得此行可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魏重然立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不由奇怪的看向李言,他也是一直在想此事,就宗门立场来说,他当然也是想完成这件任务的。

但他思虑了良久,也是一直都没有办法的,想不到自己这位弟子,突然之间竟是态度改变,竟说事有可为,这让他心中生疑,但一时间也不知道哪里不对。

李言表面虽然冷静如常,可心中已是急的如火油沸腾,他刚才之是情急之下,随口说出的就是一句拖延之话,其实又哪里来的良策。

可就随着他此言一出,体内火系灵力也又恢复了正常运转,这让李言更加确定了自己游走在生死边缘。

听到魏重然的追问,李言只得继续装作平静,好像在整理语言以及思路一样,并没有立即回答。

蓦然间,李言脑中灵光一闪,一个计划在他脑中飞快的成型起来。

“师尊,我觉得此任务的关键是那名镇守的元婴级魔将,以及在我如何放入摧毁法宝时,如何不被对方发现这二点。

可是对方乃是一名元婴修士,他如果极为细心。

方圆数千里一草一木都在他神识之下,甚至连一粒沙石滚动离开原先位置,他都可以知道,只是看他是否愿意罢了。

而恰恰这些,就是我们潜伏过去让对方发现的地方,甚至可能一从储物袋中拿出东西,他就会立即警觉,会牢牢的锁定我们。

所以即便是混入敌人修士之中,能否从储物袋中拿出摧毁法宝都是很困难的。”

说到这里,李言顿了一顿,魏重然则是点了点头,这一切,他之前当然也是在反复考虑的,甚至考虑的更多。

就是李言潜伏能力过人,能融入风云或草木之中,但修为境界毕竟与对方相差太大,只要对方留心之下,应该一眼就能窥破行径。

现在李言说出这些,肯定是有什么方法破除这些障碍才是。

果然,接着李言就继续说道。

“所以,我们派人直接潜入山谷的计划成功率是极低的,甚至说连一成都不到,同样还会打草惊蛇。

那么,弟子有一个想法,既然最终打草惊蛇的可能性最大,那么是否可以将此计划倒过来实施。

弟子等人可达到山谷外一定距离后,就不再前行,然后由我方元婴前辈前去山谷试图摧毁那里的法宝……”

说到这里,李言故意顿了顿,那缕杀机果然并没有出现,这才让他心中一松。

魏重然也是静静等待着李言的下文。

“这样情况下,如果我方的元婴前辈能摧毁对方的大威力法宝,一切自然是最好的。

否则,对方在不能力敌情况下,就有可能会发生师尊之前说过的情况,会卷了大威力法宝远遁逃走。

一追一赶中,他们都会远离山谷,届时,我们再伺机潜入山谷,把握则是大了数倍之多。

同样,再安置我方摧毁法宝,也是有了更大的成功率。

而追寻元婴期魔修的前辈们只要中途觉得真的无法成功,就提前退回便可。”

李言说到这,他就闭口不说了,以魏重然和窥探他们谈话的元婴老怪的精明,如何还看不出后续事情的发展。

魏重然眼中精光连闪,稍顷后。

“嗯,你这个计划倒是有了些胜算,对方元婴魔修逃走后,如果还想继续对我方使用这种大威力法宝攻击,那么势必还需要选择一处合适的地方。

而那处山谷想来已是他们觉得很理想的地方了,如果再另行找寻,就会浪费他们不少的时间,这样对于大战可是不利的。

而且,即便是选择好新的合适地方后,下次他们只要一动用那几件大威力法宝,依旧会被我们再次发现,同样也是无法隐藏的。

所以,他们至少有一半的可能还会选择那处山谷,只需要加强那里的防御,以防止我们再次偷袭和强攻,就是最好的办法了。

因此,待你们离开后,对方有半数的可能性,还是会回到那处山谷的。”

魏重然眼睛眯了眯了。

“是的,师尊,能有这几成把握其实已是比之前的计划要多出了不少胜算了,但是这里会有二个问题。

其一是我放置的法宝,必须能瞒过对方元婴魔修的神识扫视,他们回去后肯定会重新探查那里的。

其二是过去伏击魔修元婴的前辈,一切都按最真实的情况来,尽可能的就是强行摧毁山谷中的大威力法宝。

我的这个方案反而只能算是一个备用计划了,这样才更稳妥,免得被对方识破了伎俩。”

“嗯,你说的这二点,我需要向上方请示一下,看看能否做到。

如果能做到,虽然不能保证对方就按照我们的计划走,可是成功率的确加了几成,这等于是二个嵌套计划。

有一环能完成,就能保证摧毁对方法宝了,已是目前能想到的最好计划了。不过,你真打算率人过去执行此项任务了?”

魏重然说到后来,话锋一转,静静的盯向李言。

他对李言的转变,一时间有些摸不透,按他对李言的理解,这小子可不是那种大公无私之人,这时李言若是跟说为了荒月大陆什么的,他肯定会嗤之以鼻的。

李言摸了摸鼻子,心道“您徒弟现在可是命悬一线的,等您想出手救命,估计也是希望渺茫了。”

李言心中虽这样想,但他对魏重然可是心存感激的,这位师尊对于自己的一众弟子,虽然平日里疏于管教,但却是真心对待的。

魏重然虽然已是一代人杰,但与真正的千年老怪比起来,修炼时间还是太短,日积月累的时间沉淀不够。

若是假以时日,现在这些暗中窥探自己师徒俩人的那些老怪,想来定不是师尊的对手。

“弟子还是觉得应该一试,否则我们再守护风凉山,这也是始终悬在头上的一柄利剑。

即便是有像之前那样的‘阴阳界河阵’的防御阵法重新设制,弟子等人的修为还是不能够完全发挥出来大阵的威力,其结果只能与之前类似。”

李言找了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但总的来说,勉强还算说的过去吧,即不为公,也是为私。

魏重然想了想,总是觉得李言突然变的有些不同,这与寻日里李言在他心中的印象有些不同,但一时间也是挑不出他话中的毛病。

现在风凉山大战正酣,不要说李言了,就连他想调离都是极为困难的,所以因这种事去惊动大岑师尊,多少还是有些唐突的。

李言说的也对,他们做为低级修士,就是布置在各个防御点的“弃子”,不断的消耗着魔族大军的有生力量,对方能动用一次大威力法宝,自然就会有第二次。

“好吧,既然你这样决定了,你觉得要带领那些人过去为好?我觉得是否要找几个隐匿气息好的师叔师伯暗中相助才好。”

魏重然吐出一口气,既然有了决定,他也觉得计划成功率有了几分,而且最主要的是李言不用直面元婴修士。

按照之前李言的表现来看,在寻常的金丹修士手中,他还是有些逃命手段的。

正如他之前所想,如果这个任务落到他的身上,他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不惜生死。

所以,这时李言答应下来,魏重然心中对这名弟子喜欢又添了几分。

至于李言要挑哪些人过去,他才不管,挑到了,那就必须要跟过去,否则,直接击杀就是。

为了保证计划能顺利进行,同时增大李言的活命机会,他还是想找几名擅长隐匿功法的金丹修士一同前往。

如果不是他要主持这里的大局,也是想亲自跟过去的。

但之前那名元婴修士给他的传音内容,可并非只是他说出来的这些事情,他还有另外一件更重要的计划要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