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武侠仙侠 醉医仙

第二百二十九章:苍垣的“仁慈”

醉医仙 夏末逐樱 3876 2021-09-27 06:39

  

  渐渐冰冷的夜色凝成无数细小的露珠,轻盈的擦过风铃兰的脸颊,黑夜中一抹红色的身影,被月光清冷的颜色衬托的如鬼魅一般。

“站住!前面是清寒殿,苍垣长老吩咐过,任何人都不能进去!”

两个修士拦在了风铃兰的面前。

风铃兰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召出魅魔,大喝了一声:“滚开!”

她眼生重瞳,已然是被掌中魔气冲昏了头脑,且那心脉之上的咒术还在不断地刺激她……嗜血与杀戮似乎就在心念之间。

“铃兰仙尊,我们现在尊称你一句仙尊,已经是给足你面子,你不要得寸进尺!”那两个修士执着仙剑冲上前去。

风铃兰掌间迸发出一阵漆黑的魔气,打在那修士的剑刃上,道:“我只是来见我师尊的,你们若再阻拦,别怪我不客气!”

“在穹顶峰内使用魔气,风铃兰,你可知这是何等罪过吗?!”那两个修士被魔气逼得节节败退,只一会儿的功夫,已经有许多的修士赶了过来,将风铃兰团团围住。

为首的修士踩着仙剑,自上空俯视着风铃兰等人,说道:“魔族风铃兰,公然在穹顶峰使用魔气,就算是座上宾,我等也不得不给你一个教训!”

仙剑在风铃兰的周围嗡嗡作响,剑气瞬间化为了百万锋刃,对准了风铃兰的身体。

“你们今日就算杀了我,我也要去见我师尊,他现在需要有人帮他打通灵脉,要不然……”风铃兰的神色慌张,而这些修士全然不管。

正当仙剑要落下的时候,清寒殿的结界内,忽然走出了一个人影,苍垣手握文王扇,一步一步的走出来,他表情阴冷,轻笑了一声说道:“呦,这不是铃兰仙尊吗?都快为人妇了,怎么还是这般横冲直撞的。”

“苍垣,你让我进去见我师尊,我要进去见我师尊……”风铃兰的语气带着一些恳切。

而苍垣似是被逗笑了一般,道:“你这师尊叫的顺口了,日后也该改改了,我们以后可得叫你柳夫人了,不是吗?也好,这样我也不用纠结辈分的事情了。”

“……苍垣,现在不是你和我置气的时候,师尊现在什么状况,你比我更清楚。”

“什么状况也与你无关,你当你自己是谁?”苍垣十分不屑的看着风铃兰,广袖一挥,道:“春回峰踏月白与碧珠长老已经在抓药了,你别以为这世界上就你一个医仙。”

风铃兰眼眶渐渐红了,她焦急道:“苍垣,我求你然购物见见他,我可以帮上忙的,我……”

“哈,铃兰仙尊好会说笑啊,论修为,别说碧珠,就连踏月白你都比不上,你当真觉得自己可以了?”苍垣凑近风铃兰,在她身边低声说道:“若不是不渝护着你,你根本什么都不是,如今他为了你变成这样,我早晚要找你算账。”

“你……”

“我对你好,因为你是我兄弟的此生挚爱,除此之外,你在我这什么都不是。”

苍垣说罢,看向了空中御剑而来的修士,大声道:“连一个元婴期的小丫头都搞不定,你们平日里的修行都白费了吗!”

“苍垣!”

苍垣一挥手,文王扇激起强烈的飓风,直打在风铃兰的胸膛。

苍垣,竟然有一天也会动手打她……

风铃兰愣住了,而苍垣大步地走入了结界,只留下一句话:“她不能进来,你们有些分寸,别打死了便好。”

“苍垣!!你放我进去!我要见我师尊!苍垣!!”

苍垣回眸斜睨了一眼风铃兰,说道:“风铃兰,你若是还手,便再不是我穹顶峰的人。”

说完,他便消失在了结界之中。

风铃兰在门前疯了似的拍打着结界,一下又一下,她能感觉到师尊就在不远处,似乎就在咫尺之地,但她却见不到……

“苍垣!你出来!你放我进去,我有办法救我师尊的,我能……”风铃兰的声音渐渐弱了下去,从前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竟然显得如此刻板。

“铃兰仙尊,你还是不要执迷不悟了,苍垣长老有此命令,我们也只能得罪了!”

“……师尊。”风铃兰听不进去别人说的话,只能拍打着结界。

直到一股剑气……穿透了风铃兰的身体,不知是谁开始的,万剑归宗,一道道凌厉的剑气瞬间对准了风铃兰,接二连三的冲着她刺过去。

“……你们。”风铃兰回首,看到了仍旧是那些高高在上的修士,他们站在光明之下,看着她的眼神如同凝视一只阴沟里的老鼠。

剑气穿过身体之后,便消散了,徒留一道伤痕,风铃兰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笑道:“我现在问‘为什么’,是不是太小家子气了,诸位仙君?”

“风铃兰,请你离开清寒殿!”

“我凭什么离开!那是我师尊,我不走又能怎样?”

风铃兰说着,衣袍划过一道弧形,她猛然转身,跪在了清寒殿的门前:“我不知道师尊是什么状况,我不会离开这里的,我就在这等着,等他见我。”

背光之下,那些修士的脸,变得十分模糊,他们的语气却仍旧强硬:“风铃兰,清你离开清寒殿门前!魔族……只会脏了清寒殿的门廊。”

“我们都记得,记得你是如何迫害修士,记得你是如何……将无底洞下面百余人尽数化为血水的,魔族,你别真当自己是穹顶峰的仙尊了。”

风铃兰冷着一张脸,她倔强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说道:“吵死了,滚。”

“不知悔改。”

剑气如同星光一般悬在风铃兰的周身,风铃兰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她召出天诛,将天诛融入体内护住了心脉,随后淡淡的笑了。

“……师尊,我想见你,我很担心你。”

她喃喃的说着,而那数千剑气顷刻间落下,如暴风骤雨,似流星陨落,月色与凄凉为伴,血练与红衣共舞。

风铃兰没有还手,她只是强撑着用魔气护体。

姐姐之内,苍垣用云镜看到了外面的风铃兰,不由得攥紧了拳头。

墨鬼侧过头,他已经不忍去看了:“苍垣师兄,铃兰仙尊她没有还手,你的气也该消了,这么折磨一个小辈,实在没意思啊……”

“我不是折磨她,我只是气不过,你久不在不渝身边,你不知道……他有多傻。”苍垣看着风铃兰,道:“她总要付出一些代价……若不是不渝放不下她,她便该死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