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分类 科幻末日 影视诸天之旅

第247章 意外!!

影视诸天之旅 五笔不成正 7184 2021-09-26 15:42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影视诸天之旅 热门小说吧( )”查找最新章节!

  

  司藤来过,就在昨天。

  周寂拂过床头,目光看向了门外的方向。

  在不借助法力和媒体渠道的情况下,想要在两千多万人的城市中‘偶遇’,无异于大海捞针。

  前段时间,他每天走遍大街小巷,穿过茫茫人海,始终没有找到司藤到过痕迹,甚至他一度以为,这朵人间富贵花真的化身为藤,沉睡在城市的某个角落,让他无法找到,却又永远惦记。

  仰躺在平整完好的另半边床上,周寂侧头看向旁边,轻声问道。

  “这些天你究竟躲在了哪里?”

  “既然能找到这儿,就说明我的行踪一直都在你的注视下,倘若在附近施展妖力,我定能察觉,可要是没有施展妖力的话,那你会不会就在我的身边?”

  起身出门,周寂坐上电梯,朝君悦物业走去。

  而此时,钟晓芹正正襟危坐的在办公室里,听领导训话。

  刚打卡上班就被经理抓包,钟晓芹还以为是前些天一直带着小西竹一起上班,惹起领导不满,这会儿就要秋后算账,战战兢兢听到最后才明白,原来经理是想让她调到运营部锻炼锻炼。

  从后勤文员转去市场运营,按理来说算是升职了,本以为钟晓芹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结果钟晓芹瞪大眼睛,断然回绝了经理的安排。

  “我说你这傻子,非要我把话说明白啊?”经理看着钟晓芹一副不争气的模样,无奈道。

  “徐总,我知道......可是去了运营组我这几个月恐怕要累的吐血了。”徐经理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钟晓芹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没底气。

  “徐总,其实...因为一点私人原因,我真的去不了,什么原因现在还不能说,但谢谢您能想着我啊。”有些局促的笑了笑,钟晓芹不好意思的说道:“徐总您忙,我...我先回去工作了。”

  钟晓芹说完落荒而逃,出门险些撞到拐角走来的周寂。

  “啊,不好意思,没撞到你吧?”钟晓芹连连道歉,抬头看向来人,方才惊讶道,“周先生?”

  “是你啊。”周寂松开扶在钟晓芹肩膀的手,低头扫了眼她微微浮起的小腹,笑道,“胎盘稳定之前,一定要小心应对,可别冒冒失失的了。”

  钟晓芹自己也有些后怕,连声道谢之后方才反应过来,一脸惊讶道,“你...你怎么知道?”

  “就当我略通医术吧?”周寂笑了笑,左右看了眼她旁边,回想起那个曾让他差点认错的背影,随口问道,“你身后那条小尾巴呢?怎么没跟你一起上班?”

  “周先生说的是小西竹吧?”钟晓芹掩嘴笑道,“本来还跟着过来几次,后来可能是觉得无聊,打那儿以后就再没来过了。”

  “对了,周先生到物业这里是有什么事儿吗?”两人聊了一会儿,钟晓芹主动询问道。

  得知周寂想要调看一下楼层的监控,钟晓芹当即答应下来。

  按理说类似君悦府这种的顶级豪宅对于住户隐私的保护是很严苛的,不过周寂既为君悦府的住户,又只查看自己楼层这部分,倒也不是不行。

  带周寂去到监控室,钟晓芹解释道:“周先生,我们这边的监控默认保存的两个月,两个月以前的监控会被覆盖,想要找回记录特别麻烦,还需要经过主管签字.....”

  “不用那么久,我只需要看下昨天晚上到今天的监控记录就可以了。”周寂扫了眼分隔成大大小小几百个窗口的监控屏幕,笑道,“麻烦你帮我找下电梯口和走廊的镜头吧?”

  钟晓芹和安防说了一下,很快就调出了三块窗口。

  屏幕中一切如常,一整晚只有另外两户业主回来的时候,乘坐过电梯,不管是走廊和门口都没有任何异样。

  虽是无功而返,周寂却没有丝毫懊恼,甚至还稍微的松了口气。

  这里可不是把人吊在天桥都没人围观拍照,观光塔顶层玻璃全碎都没人发觉的奇特世界,在自媒体和天网系统极度完善的这里,如果真被监控拍到司藤的异常举动,绝对会引起官方力量的关注。

  当然,以周寂当前的修为完全不惧和官方为敌,但他又不是那些动辄就要‘与世为敌’的流量明星,没必要为了冲突而冲突。

  “你是在找什么人吗?”钟晓芹看着监控,有些好奇道,“我们这里的电梯一般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周先生如果要等什么人的话,可以和前台知会一声,她们到时会帮忙打开门禁,把人送去楼层的。”

  “如果那人本是就在君悦府居住呢?”周寂回头问道。

  “理论上说,每层业主的门禁卡只能去到她们那一层,如果想去其他层的话,要么通过前台获取授权,要么让该层的业主打开门禁。”钟晓芹笑道,“当然,实际是没有这么繁琐的,嫌麻烦的话走安全通道也可以。”

  周寂微微颔首,再次谢过钟晓芹,告辞离去。

  来到楼下,从米希亚门前经过,周寂余光扫过,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店里闲庭信步,旁边不远,曾见过两面的顾佳正和刚刚回岗的王漫妮说些什么。

  一趟豪华游轮之旅光升舱和置办的行头就花了两万多,再加上涨到九千块的房租,以及快要刷爆的信用卡,王漫妮一下游轮就马不停蹄的赶回米希亚,想着多干半天岗,早点还清贷款。

  “真是太抱歉了,那个包华南区就只有一款,前些天已经被人买下了,您如果想要,可能得等到下半年.....”王漫妮有些为难道。

  顾佳稍有失落,这样的回复她已经听其他几家店的销售说过了,上次在楼下经过,想到许幻山的运动包用了好几年,想给他买个新的,无意看到米希亚里也有几款百万以上的女包,放在以前她根本不会考虑这个价位,临时想起来看,才发现已经被人给买下了。

  瞧出顾佳有些失望的表情,王漫妮左右看了眼其他同事,迟疑道,“您很急着要吗?如果着急的话,我可以帮你问问我的一个朋友吧?她之前是我同事,去年跳槽到这个牌子了。”

  顾佳连忙说了声谢谢,王漫妮掏出手机翻找道,“你有什么颜色上的要求吗?”

  “我就想要经典款,经典色,尺寸的话,正常就好。”顾佳看向王漫妮,余光扫见走进店里的周寂,微微颔首,也算是打了招呼。

  另一边,王漫妮捂住电话,朝她问道,“最快下个月,您看可以吗?”

  “呃..要是下个月的话就算了吧?可能来不及了。”顾佳一心想要用包包当敲门砖,混进太太圈给烟花公司拿下游乐园订单,要等到下个月恐怕公司都破产了。

  失去万总订单,导致公司资金链断裂,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唔......”王漫妮眼中闪过一丝迟疑,透支两万的信用卡,还有占据近八成工资的房租水电,她又何尝不需要时间。

  如果拿自己下半年甚至一整年的份额去帮顾佳争来这个包包,她的确可以拉拢到一个住在君悦府的潜在客户,可这样的风险和代价真的值得她这么去做吗?

  挂掉了电话,王漫妮苦笑道:“不好意思啊,我朋友那里也只能等下个月才能到货,您看看你还需要点别的东西吗?”

  顾佳看得出王漫妮已经帮了她很多,至于有没有尽全力,她并没有立场去多说什么。

  毕竟两人只是第一次见面,帮忙是情分,不帮是本分。

  ...............

  “找到你了。”

  知道自己住处,必然见过自己。

  周寂脑海中过滤着这段时间他所接触过所有人,怀疑的目光落在了这个曾让他差点误认为司藤幼年的身影。

  听到身后传来熟悉声音,西竹脚步一顿,眉头微微颦起,随后平复如常,回过身来诧异的看向周寂,清澈明亮黑白分明的眼眸里满是疑惑的神色。

  四目相对,两人的眼眸里分别映照出对方的身影,一大一小,尽是演技。

  “小西竹,周先生,你们认识?”旁边顾佳提着为许幻山选购的衣服以及适合西竹年龄的小饰品,朝他们走来。

  没看出丝毫端倪,周寂轻叹一声,收回视线,看向顾佳笑道:“之前在商场见过一次,过来打声招呼。”

  西竹神色如常的走到顾佳身侧,不屑于卖萌装嫩,仍是一副清冷疏离的模样。

  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因为烟花公司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即便抵押房产可以缓和一段时间,但没有包包敲进太太圈的大门,顾佳没有丝毫把握拿下张太太家的游乐场订单。

  这会儿已经病急乱投医的她忍不住提及此事,相隔几步的王漫妮听着不禁有些神色古怪。

  周寂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的说道,“店里的那些女包,不出意外的话,应该都是我买下的......”

  顾佳顿时傻眼了,她刚听王漫妮说过,前些天有人一口气买下了十几个包,还都是专挑贵的买,没想到那个人就是眼前的周寂。

  有些无奈,又有些哭笑不得,顾佳露出一丝迟疑之色,她不清楚周寂买来那么多女包,到底要送给多少人,但眼下距离下次太太圈聚会只剩不到一周的时间,她只能祈祷周寂的那些包还没来及送完,允许她从中买来一只。

  听到顾佳的请求,周寂摇了摇头直言拒绝了她。

  “这些包是我送给一个人的道歉礼物,不会转卖或是转借给其他人的。”周寂轻叹一声,摇头道,“更何况即便你找到足以帮你撑场面的包,也绝对无法融入她们所谓的太太圈......”

  说到这里,其实已经有些交浅言深的意味了,顾佳脸色微变,出于涵养并没有表现出异样的情绪,略显疏远的笑了笑,低头看向西竹,朝周寂颔首告辞。

  两人离去,周寂看着西竹的背影,越看越觉得相似,而西竹也像是察觉到了周寂的视线,嘴角微微上扬,满意于周寂没有自作主张拿送给她的东西去卖顾佳的人情。

  不管那些东西她收不收,只要周寂买来送给她的,那就是她的。

  至于顾佳......等她被太太圈反噬的时候,才能明白圈子不同,无法硬融的道理吧?

  ...........

  转眼又过几天,患得患失的顾佳再次受到王太太的邀请,几经周转之下,终于在一家二手平台购置了一款经典款的挎包,本来她还有几分忐忑,担心太太圈的那些人会看出她用的是二手而被排斥,然而却在挑选挎包的时候,震惊的发现她一心想要巴结的张太太,竟然也在使用二手的东西。

  太太圈的这些富家太太也会买二手的东西吗?还是说她们并没有自己所想象的那么有钱?

  抱着种种思绪,顾佳又一次参加了太太圈的聚会。

  而另一边,钟晓芹也一大早的来到君悦府,想要拖着西竹陪她去医院做胎心检查。

  “陈屿呢?你怎么不让他陪你去啊?”西竹拉开房门,有些无奈的看向钟晓芹,自从她搬出来之后,钟晓芹隔三差五就会来顾佳这里串门,弄的就跟自己家一样。

  “他不是在上班吗?你又不上班,还不上学,当然找你来陪我呀~”说到这里,钟晓芹有些诧异的缩了缩身子,弱弱的说道,“你...你想干嘛啊?眼神怎么这么吓人啊?”

  西竹面沉如水,拨开钟晓芹护在小腹的手掌,另一只手轻轻覆于钟晓芹小腹,眼神越发阴沉。

  “小..西竹?”钟晓芹试探的喊了声西竹的名字,低头看了眼放在自己肚子上的小手,疑惑道,“你怎么了?”

  胎心.....没了。

  刚刚在和钟晓芹说话的时候她就感觉到小芹肚子里本应急促有力的心跳变得异常虚弱,然后戛然而止。

  西竹默然不语,试图用妖力维系胎儿的生命,察觉到楼下传来的妖力波动,周寂眉头微皱,身影一晃出现在顾佳客厅,凭空突然走出一人,钟晓芹目瞪口呆的看了眼四周,又指了指周寂刚刚出现的位置,愣在了原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